红藕香

邯郸学步,刻舟求剑。

活在妄想中。

[FB/GGAD]While Your Lips Are Still Red

GGAD 6.18端午节联文~祝各位端午节快乐~

  @燕子_Swallow_ 太太选的曲子,歌词附在结尾


CP: GGAD,Newt/Tina

一切都是YY,格林德沃也许1899年之后压根没再去过英国。重度OOC警告。


  霍格莫德某一个明丽的午后,镇上的巫师们同往常一样进入了午休,街道上几乎看不见行人,商店依旧开着门,但是只有鲜花和盆栽在门口迎客。就在此时,一个漩涡出现在街道正中心,几秒之后,一位披着灰色风衣、头戴黑色针织帽的短发女巫幻影移行到了这个小镇。

  蒂娜提着一只黄色的行李箱,顺着弯曲的街道向前走去,然后停驻在道路的分叉...

哈哈哈哈高考当天收到的礼物!开心到起飞!

据说是莎草纸~

我也想去埃及玩呀!

是的!

Susan:

《福尔摩斯二世》(1924)

电影魔术的极致,超越时代的神作。

北影节看了基顿的《将军号》后又补了这个,直接看傻眼,只能用叹为观止来形容。

由于技术水平所限,后世电影在表现力和创意上有更大发挥空间,但是这片子证明人的智慧和想象力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突破限制,即使放在今天,基顿大师的脑洞也是神级水准。

完美陌生人(意大利)

西班牙电影的剧本总是写得有声有色,这个也不例外,只不过切入点是人到中年夫妻子女朋友间新欢旧爱那点破事。(修正,这是意大利电影)
一场朋友聚会,女主人提议所有人公开当晚的手机短信,她的丈夫和情人都在场,她当然不可能受到不该收到的短信。
女主人阅读着丈夫和情人的短信和电话,发现丈夫因为他们的婚姻危机在做心理咨询,女儿厌烦自己,发现情人还有小四小五。

夫妻间总是在控诉:“你从没告诉我。”

地下情的发生和背叛却在沉默。

一个有婚外情的和一个单身狗换了手机,结果这个据说是单身狗的实则是个基佬,老婆在场,他恼羞成怒,怎么也解释不清楚。为了摆脱这种困境,他指责他的老婆和人网聊,但是女主人装成他的老婆把电话...

记一个梗

%!#¥%……想写一个格林德沃在狱中没法使用魔法,但还能foresee的故事。但是我好像已经不会写人话了


1967年,一个昏暗寒冷的冬日,波兰的安全部长坐在办公室中,从会议纪要中抬起头。巨大的橡木桌前,某个红色的按钮正在闪烁,这代表着一场来自纽蒙迦德的紧急情况汇报——就在这个下午,格林德沃不知怎么弄破了纽蒙迦德的隔音咒。

格林德沃被关押在纽蒙迦德至今,安全部长已经换过四任,但他仍旧不断给魔法部制造麻烦。第一次是1946年,格林德沃刚刚被关押不久,一些残存的格林德沃信徒组织了一波对纽蒙迦德的袭击,计划进入纽蒙迦德的顶层并救出格林德沃,行动并没有成功,但导致两名警卫死亡,十一人受伤。第二次...

Ranger Solo游侠索罗:星球大战外传

豆瓣的评分真的是玄学问题,早古的评分都很合我的口味,近期的评分都很难以估摸。
星战系列里,我最爱的侠盗一号只有7.3。我觉得游侠索罗拍得也不错,但是只有6.9。
这片子的镜头语言不如侠盗一号和银翼杀手2049唯美震撼,但是镜头也撑起了故事。整个叙事节奏也比较紧凑和现代美国,噼里啪啦的台词和信息向你砸来,我反正是没空深究剧情有没有什么bug了,特别是我前几天在看苏联版战争与和平,两厢对比,半个世纪以来,人们叙事的节奏变得好快。
CP上……我……萌韩索罗和他的小青梅,还有韩索罗和赌场的兰博……
但是电影官推本身也乱七八糟的,索罗X青梅,青梅X黑帮上司,兰博X索罗,兰博XL3。哪对都有,哪对都不能认真。毕竟...

[宝莲灯|杨戬&三圣母]风雨如晦

杨戬+杨婵,亲情向

送给@迟早要懒死 ,看你最近天天在刷杨戬,写了一篇希望你开心一点

不太会写神话故事,写得有点跳,文风干巴巴的一点也不志怪

PS我写完才刷到你竟然还可以吃杨戬X阎罗王的CP!早知道写这个了,杨二郎闹阴司什么的

--

  秦川巍巍。

  杨婵被困在华山脚下了十六年。
  山花在她身侧一岁一岁地开,灌木按季节准时更换新叶,狡兔一窝一窝地生,野鹿从她发梢边蹦过,天上云卷云舒,如梦境般堆积又消散。
  凡人们参拜三圣母庙的时候,她的耳畔正落下春雷;庙里的香客对着她的塑像许愿爱情的时候,她的发梢被夏雨打湿;结了婚的女子向她喋喋不休的抱怨,正如秋风吹响了她琳琅的钗佩, 叮咚不绝;...

奇幻AU楚汉战争之《蒲公英王朝》

很多年前,我在知乎上读到过一个问题,为什么感觉《三国演义》的谋略比《冰与火之歌》更厉害,而后者却更残酷?

有不少答主比较了关于中西小说写作角度和风格,其中一位答主甚至写文用举例,用三国的行文方式写了冰与火的一些章节,然后又用西方玄幻的叙述风格侧面叙述了董卓之死。

下面我要说的这本书,某种程度上,可以看作是一整本楚汉西方奇幻AU。

《蒲公英王朝》,The Dynasty of Dandelion,作者是刘宇昆,我国著名科幻小说《三体》的翻译,8岁移民美国。

作为一个翻译家,他几乎是改编+翻译了2000年前的楚汉战争,这一套小说分三卷,第一卷叫The Grace of Kings,大概因为...

【楚汉/项韩】昔我往矣

  四十万汉军和十万楚军僵持在隆冬的垓下。北风卷地,草木枯折,天地间一派灰色,空中难觅飞鸟,林间不见走兽,有伙头兵背着长官,悄悄烹食了冻死的马匹。在汉军焦灼的期盼中,韩信终于踏破寒露而来。
  这是秦始皇病逝的第八年,秦王朝分崩析离的第四年,天下的动荡已经有了隐约可见一个结尾。

  汉军的中军帐外,警卫举着火把,警惕地肃立在星空下。一张精致的地图悬挂在账内,绸布上的墨迹还带着几分湿润。汉王手下的重臣名将绕着它围成一个圈,韩信站在最内圈,以剑为笔,向众人分析地势水文,敲定最后进攻的方案。
  当韩信说话的时候,没人敢插嘴。秦末的乱世中,他用一场场胜利换来的,不仅是富饶丰裕的土地、梦寐以求的王爵,还有难...

【楚汉/项韩】剑

  韩信在亲兵的陪同下走过无主的楚军。他们还不肯相信项羽的失败,不停地诅咒谩骂。

  突然有个带着怨怼的声音低低响起:“果然是你。”那个声音又说:“我认出了你那柄剑。”

  韩信看了他两眼,对方其貌不扬,脸颊带点小伤,平淡的样貌没让他想起这是谁——可能是当年找茬未遂的某个小瘪三,毕竟他的剑曾给他惹来太多风波了。

  “当年是我招募了你。”那个士兵愤愤地说,“我知道你其实没到年龄。”

  韩信想了起来,他因为食不果腹无以为生去投奔项梁和项羽,为了入伍,他编造了自己的格斗水平,虚报了年龄。接待他的连敖看他有一柄剑,都没给他发武器。

  怀璧其罪。韩信为了他的剑吃了几次苦头。有一次动静大得...

1 / 32

© 红藕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