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藕香

邯郸学步,刻舟求剑。

活在妄想中。

【哪吒之魔童降世】孤注一掷

陈塘关的百姓窃窃私语。
 龙生龙,凤生凤,陈塘关的总兵李靖严峻清正、刚直不阿,总兵夫人铿锵玫瑰、女中豪杰,理当有一位乖巧、聪慧、正直的孩子,给整个陈塘关带来无限的希望。但在殷夫人肚子里姗姗迟来的,却是一位混世魔王,这样一对品格高洁的父母,何以有如此灾难般的孩子?
 “天命无常,苍天无眼啊。”
 当人们谈论天命的时候,人们往往在讨论一种无情的混沌,一种万物为刍狗的不可捉摸,一种无奈的同情被概括在一句意犹未尽的叹息里:“唉,命呀。”
 但李靖不是陈塘的百姓,他是陈塘关的总督,他是哪吒的父亲。他不能成为屈服者。
 他的妻子殷夫人率先用谎言对抗残酷的事实:“你是...

千与千寻

看电影看到一半,想起魔都似乎是美罗城(?)有两层小吃,整层都是仿千与千寻的风格装修的。以前可能是班级活动还是什么原因去过,当时周围人颇为兴奋,我因为没有看过动画,只听过宫崎骏的名字,不明就里,疯狂提出弱智问题,诸如:“汤婆婆是好人还是坏人?”“白龙是好人还是坏人?”“腐烂神是什么神?”“为什么千寻要改名千?”但是我怎么百度都找不出这个地方的一张照片。怀疑自己莫非是是梦中去过。
电影真好看啊,想象丰富绚烂。汤婆婆的汤屋无比奢华,震惊了没见识的我。

白龙眉清目秀一小哥,有点像塔矢亮。我这么多年口味也挺固定的。

《绝杀慕尼黑》
俄罗斯拍1972苏联VS美国
不怎么看运动漫,原来灌篮高手早就演绎过这一段

何以为家

影片的开场在法庭。
最近,正好看到了17岁上海男生跳桥,北大学生弑母被抓归案,然后巧合看了这部片子,一个12岁小难民的挣扎求生。
都有关家庭。
何以为家?投胎是个技术活。
电影主角的父母刻薄暴躁冷淡,自顾不暇,他的国家被战火摧毁,他们全家黑在黎巴嫩,别人用几只鸡就可以买走一个11岁的女孩当新娘。
主角英俊可爱、聪颖机变,他协助隐瞒妹妹的月经、联系司机出逃、试图阻止11岁的妹妹被卖,然而失败了。他出逃,父母甚至没有找他(可能也不敢报警),认识了新的朋友,日子好了几天,但朋友因为筹钱卖/淫入狱了,他面对一个小婴儿不知如何是好,他尝试联系救助站,尝试贩卖饮料赚钱,最终还是因为交不起房租被驱逐出了房子...

爱、死亡和机器人

Netflix的新作,由十八个10分钟左右的独立故事构成,主题是爱、死亡与机器人。

这18个故事之间没什么关系,有些是CGI、有些是实拍、还有一些是风格不同的动画,乍一看仿佛网飞搞了个什么概念动漫比赛,评出了这十八份作品。(到底是怎么组织的我也不知道)


按我喜爱的顺序推荐:

No.14《齐马蓝 Zima Blue》

我喜欢这个充满了蓝色的剧本。

首先我喜欢故事的视角,记者,是我最爱的旁观者视角。她去采访齐马,在飞机上看见蓝天与碧海,它们的颜色都与齐马蓝相近,然而都不是齐马蓝。

齐马是一个画家,以蓝色出名。他的画——星辰、宇宙的终极,都有一块蓝色,它们越来越大,越来越显眼,越来越...

二维码杀手

看的第一部开心麻花的剧,之前久闻大名,但自从我被邓超的喜剧伤害过之后我就下意识地回避喜剧,开心麻花喜剧出名,所以我一部片子都没看过都没看过。

观后感:人家红是有红的理由的。剧本玩梗很有意思,演员表演很到位,现场气氛非常好。

但我还是不喜欢小品里的爱情故事,夸张、怪诞、充满了刻板印象。

我孤独地坐在大厅里。

一个小女孩突然向我走来,在我的座椅面前停下,整齐的童花头、明亮的眼睛、单眼皮、标准的中国眼,我以为她迷路了,嗲着声音问她有什么事,她又一言不发,于是我夸她漂亮,跟她说新年好,她向我伸手,手小得像猫爪子一样,我想抓住她的手,发现她的手能正好握下一个车厘子。

她把车厘子递给我,然后踟蹰了一会,跑到远处,原来她妈妈端着一盆车厘子。

她妈妈说“再给那个阿姨一个”,于是她又跑了过来,左手一个,右手一个,不说话,把两个车厘子往我手里塞。我受宠若惊,疯狂夸奖和感谢这个沉默的小女孩,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,我并不认识她们母女,难道竟因为她的妈妈培养小朋友的胆量,我竟能平白收几个樱桃?...

《流浪地球》《火星救援》《星际穿越》《独立日》

我在凌晨被冻醒过来。停电使我的取暖器失效了。我的大脑中已经有了早饭的菜单,但我不想出门去买它——天还没亮呢。

最近看了四部科幻电影:《流浪地球》、《火星救援》、《星际穿越》、《独立日》

《流浪地球》,今年春节最火的电影,是我喜爱的刘慈欣的作品改编,除了“流浪地球”的背景,其实和小说没什么关系,所以我一直对它的剧情有点不高兴。但是它的美术是真的美。冰雪冻住的上海、木星巨大的风暴。


《火星救援》,我最喜欢的一部。主角挣扎求生,颇有一种“成功通关的生存游戏”的感觉,不论是种土豆、寻找火星车、用画板和十六进制与地球沟通,还是在镜头前每日絮絮叨叨汇报自己的工作,在帘布上一天一天计数...

【翻译】【GGAD】The Motion of Mutable Things

作者:quantumspork

原文链接: 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440723?show_comments=true

授权:


这是 @南溟有舟 姑娘要到的授权,我们一起翻译了本文。如有错译、辞不达意,是我们两个的问题。原文非常优美,并且某种程度上早早预言了阿利安娜的负面力量。


作者按:

同人标题取自英国诗人A. C. Swinburne的长诗 《Tristram of Lyonesse》。

诗歌来自西班牙诗人洛尔迦的诗歌《意外的爱(Gacela del amor imprevisto)...

突然的一些脑洞。

GG被摄魂怪们追逐。但他拒绝使用守护神咒驱赶他们,宁可召唤一道闪电。强光劈了下来,摄魂怪化作了齑粉,他也因为自己的魔咒疼痛不止。

人们认为格林德沃必定不会用守护神兽,唯有邓布利多不置可否。他知道格林德沃会守护神咒,他也知道格林德沃的守护神是什么。血盟让他们的守护神变成了同一个模样。

……我真的很想写GG开闪电打摄魂怪了。我甚至想从床上爬起来开电脑。

还有一个关于槲寄生的脑洞。

英国习俗中,槲寄生下的人要接吻,而北欧神话里,邪神曾用槲寄生做武器,诱骗黑暗神杀死他的兄弟光明神。而AD是英国人,GG在北欧上学。

由此脑补了一个故事:少年GGAD在山谷游荡,看见一户人家窗...

1 / 32

© 红藕香 | Powered by LOFTER